本站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csdjiewnews@163.com 新闻热线:0527-810384005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791-2339199134

即时播报
 当前位置: 郯城新闻网 > 今日热帖 >
记2020年10月梅里雪山北坡大环线重装徒步_户外
来源: 2020-11-24 00:32 作者: 郯城新闻网】

 

                                                                   





亚贡村(3000)-坡均营地(4120),途经涨价营地、竹林营地上升112016公里时间:11:00—18:30
坡均营地(4120)-坡降上方营地(4450),过次丁垭口海拔:4770上升:650,下降:3205公里左右时间:9:00-15:00

坡降上方营地(4450)-克勒勃营地(4350),过滇藏届垭口海拔:5200上升750,下降:6509.5公里时间:8:00-19:00

克勒勃营地(4350)-鲁茸牛场(4200),翻越3个垭口(4670、4680、4820)上升470,下降:62014公里时间:9:00-17:20

鲁茸牛场(4200)-梅里水(2170)下降:203013公里时间:9:00-12:30



位于西藏察隅县东部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境云岭乡西部的一座南北走向的庞大的雪山群,全长有150公里。它在藏区称卡瓦格博雪山,“梅里”一词为德钦藏语mainri汉译,意思是药山,因盛产各种名贵药材而得名。同时它也是雍仲苯教圣地,和西藏的冈仁波齐、青海的阿尼玛卿山、青海的尕朵觉沃并称为藏传佛教四大神山。
最高峰卡瓦格博峰海拔高度为6740米,是云南省最高的山峰,位于德钦县西南方10千米处,距中甸县城184千米。长约30公里,其中呈金字塔状的最高峰为卡瓦格博峰,海拔6740米,为突出于周围群山山顶面近千米的极高山,是云南省的最高峰。梅里雪山断裂活动强烈地势高耸,有13座海拔6000米以上高峰在卡瓦格博峰周边环绕,是青藏高原东南缘最高山。
梅里给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探索空间,其神秘感也从未消失。提及梅里,又令人心存敬畏。1902年至1996年,近百年来,人类十多次尝试攀登卡瓦格博峰,均以失败而告终。1991年,17名中日联合登山队员试图登顶,更是全部罹难,成为当时世界登山史上的第二大惨案。2000年,当地政府颁布法令明令禁止攀登梅里雪山,这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山,将永远不允许被攀登。但人类从未放弃对梅里雪山的探索,目前若想深入探索梅里,只有通过徒步的方式,探险者们便开始了对梅里雪山探索的新征程,时至今日,围绕梅里雪山进行多次完整性探路及尝试性探路,关于梅里雪山徒步的新路线——梅里北坡逐渐成型。

梅里北坡,是指梅里雪山群的北侧群峰,而非一座雪山。由东向西顺次包含来日贡卡(6300米)、奶日顶卡(6379米)、芒框腊卡(6040米)、卡瓦格博Ⅱ峰(6509米)。其徒步路线是以德钦县佛山乡亚贡村为起点,沿梅里北坡山麓徒步环行,近距离观赏雪山冰川美景。人们把这段梅里北坡徒步称之为坡均徒步。
雪山就在眼前,冰川近在咫尺,需要过悬崖、走冰河……可谓道路艰辛。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梅里原始也才更能完整的体现。
(咳咳,以上是我辛苦从百度百科复制过来的~)


2年前走了一次稻城亚丁洛克线,5天的行程,留下很多难忘美好的瞬间。此后的两年时间,会经常怀念那种感觉,重装在高海拔的山上,大口揣着气,缓缓的走,当你抬头的时候,你看到了高山、河流、山野和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晚上可以看到星空,甚至银河。你可以去感受宇宙中这个超级渺小的自己,尝试与自己对话,或许这时候更容易面对自己的内心,让自己归于应有的本真。带着对大自然的眷恋,当户外的小伙伴把活动组织起来的时候,毫无犹豫,只想马上出发。
为了顺利完成徒步梅里雪山北坡大环线,我们8个人,提前大半个月就开始整理装备了。除了装备的整理,体能也需要加强,而我也就提前一个月才有意识加强日常的训练,而其他七位小伙伴,每个都是大神。
昆明先到香格里拉(海拔3400),到香格里拉的当天已经是晚上11点多,客栈老板非常好客热情,因为他晚上喝了酒,让朋友去机场接了我,在藏式的木屋住了一晚,本打算第二天大巴去飞来寺,第二天起床后,改变主意,何不在这里多住一晚呢,在这座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笔下的秘境里感受下这里的安宁,刚好也可以慢慢的适应高海拔。
第二天早上,当走在香格里拉的马路上的时候,早上的阳光暖暖的撒在脸上,感觉空气有甜甜的味道,经过鼻腔,整个人像是吸进了兴奋剂一样,好像平时在城市快节奏的重担在这里被完全释放了出来,一路哼着小曲儿。
我随意的在街上走着,走到哪儿就是哪儿吧,遇到有缘的早餐店就吃个早饭。一路走进了古城,在路边买了一个青稞饼(后来才知道,是荞麦饼)和一杯鲜奶、一杯酸奶,我在街头的小桌子上坐下来等待,当藏民用杯子把鲜奶端上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飞虫在杯子里,藏民直接用手指伸进去把飞虫捞了出来,然后递给我说:诺,喝吧,没有关系的。我本应的让她去换一杯,但居然很神奇的没有说出来,若无其事的接过便喝了下去。在户外,吃的食物难免会这样吧,以前也会无法接受,如果带着食物洁癖出来玩户外,也许会被饿死,那就当作刚刚什么也没看见。
吃完早饭去转了曾经号称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据说现在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坐落于甘南玛曲娘玛寺,于2018年开光)。香格里拉的转经筒高21米,重60吨,转经筒里面藏有经咒、六字真言124万条,各种佛宝16吨,筒身是纯铜鎏金,筒壁浮雕四大菩萨、三江并流、佛家八宝、56个民族大团结图案。转经筒底部安装巨型轴承,需要七个成人合力方能转动。当地人说:从左至右,顺时针转3圈,或3的倍数可以祈福,每转一圈,相当于念经124万遍。
早上的转经筒旁边寥寥无几的游客,我看到有三位游客拼尽全力的在转动转经筒,我快步向前加入转动,在四人努力下(主要是我的力气大),转经筒缓缓转动起来~
香格里拉,最早出现在詹姆斯·希尔顿写的《消失的地平线》书里,讲述了4名旅客在飞机被劫持后意外来到了中国的藏区香格里拉,在这里发生的离奇故事。这里叫迪庆,也叫中甸,据说当年多个藏区城市争“香格里拉”这个名字,2001年国务院最终批准迪庆更名为香格里拉。除了云南的迪庆香格里拉,四川也有个香格里拉镇,在稻城县的下面。詹姆斯·希尔顿在写《消失的地平线》的时候,主要以约瑟夫.洛克(探险家、植物学家)穿越时的文章与照片为素材,尤其是他在亚丁三神山的探险经历,所以也有很多人认为希尔顿笔下的真正的香格里拉应该是稻城亚丁。庆幸2年前走过洛克线啊。
晚上接受客栈老板的建议,去体验香格里拉最大的土司庄园的盛宴。晚宴开始之前,参观了这个5000多平米的四合院庄园,庄园主要由藏式主楼、藏文化陈列室、经堂和藏式客房组成,陈列室有土司曾经用过的各种陈列物品,客栈老板刘哥跟我说,土司家有两根非常粗壮的柱子,藏房里柱子越粗代表这家越富有。


两颗柱子,一颗代表财务,一颗健康,嗯~,有啥好说的赶紧拥抱柱子吧。柱子采自原始森林里的千年冷杉。采集后通常要原地存放一至两年,水分蒸发、重量减轻后,才能运至盖房子的地点。可见一般人的家里很难看到这么粗壮的柱子。

 


糌粑,倒进去三分之一的酥油茶,再放进去糌粑粉,用中指顺时针搅拌成团后直接食用(我就比较腻害了,因为没洗手,所以用筷子搅拌的)。


 




香格里拉大巴到德钦县6个小时的路上,遇到了两个各自独自旅行的小伙伴,三个人聊了一会,虽然聊的时间不久,但觉得很投机。有时候觉得旅行就是这样吧,独自一人说出发就出发,也不需要做太多准备,我们对追寻的自由与探索的勇气足够让我们立刻行动,体验并享受着足够广阔的这个世界,去感受这个你所未见过的美好。
他们两个分别独自来到飞来寺,打算进雨崩村,雨崩村被驴友们称为“地球上最后一片世外桃源”,是一条难度不算大的徒步路线。我们8个人的组织里,其他几个小伙伴,目前已经在雨崩村徒步几天啦,由于假期的原因,我和他们直接飞来寺集合,再一起出发梅里北坡大环线。

到飞来寺的当天下午,便看到了腼腆的梅里主峰卡瓦格博,当地人跟我们说,你们运气真好啊,这里连着下雨阴天了一个月,今天才开始转晴,平时都看不到卡瓦格博的。




觉得自己很幸运,一直都是运气特别好的人。几年前在林芝,也是阴天下雨了半个月,我们进去的当天开始有好天气,当天便看到了南迦巴瓦峰,很多驴友有时为了看到它们的真颜,不惜多住几天等待。每每此时,感恩之心油然而生,受到神山的关爱的人。

 

亚贡村(3000)出发,飞来寺到亚贡村开车路程1个小时,在路上,被小伙伴的聊天内容逗乐了,说已准备好下撤路线,且已建好群,下撤群主已选出,欢迎大家踊跃加入。或许到此刻,我都还没完全意识到这是一条真不简单的路线吧。
大环线全程60+公里,计划6天时间出山,我们准备了6天的食物和保暖衣物。出发之前,我们做了一次沟通,8个人,不可以有人落单,最少也要有2人一起,第一天、第二天到路线可以合并成了一天走完,直接走到美丽的坡均,如果风景好,可留在坡均休息一天,如果要出发便会提前一天出山,当然实际情况根据个人体力及实际情况调整决定。
于是,在亚贡村检查登记身份信息、签字,沟通向导后,稍微整理了下大概30斤的背包,便进山了。
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
山里的景色大概使用了滤镜,只要一走进来,便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心就变的平静、释然起来。

(从这个独木桥上走来,居然一点不怕,女汉子当之无愧啦)


 

当我和灰机走到竹林营地的时候,团队里先到的3个小伙伴准备扎营在这里,另外3个小伙伴也已在休息,此时是我们8个人唯一集合的地方,哈哈,看到大鹏煮了一碗面吃的贼香,于是我和灰机也卸包在这里休息。
竹林营地有个小木屋,木屋里的一位藏民端着一碗青稞白酒在喝,看到我背着重装包便问是否请了马帮,我摇头,他竖起大拇指并鼓励我说加油,接着指着碗里的酒问:喝吗?我脑袋一懵,回答:喝呀。说完一想,没喝过白酒的人会不会喝晕了,罢了,也许喝点酒抗高反呢?也许可以让我更有力量呢,于是拿出杯子让大哥给倒了小半碗,一饮而尽,谢过继续赶路。



坡均营地,藏语里被称


 



进山的第二天,早上7点醒来,灰机负责做饭和打水,我负责收拾睡袋,吃完早饭后9点出发。这一天强度不大,但是有难度,全程就5公里,翻越4770的次丁垭口下去就到坡降上方营地了。




我们5个人,除了我,其他四位均是大神,除了走得快,腿强力大还不高反。灰机能耐着性子跟着我的节奏,也是满满感动+佩服,徒步里面的押队和前锋,如果让我选一个,我大概宁愿选择做前锋不会选押队,押队不但要放缓自己的节奏压着别人有耐心,还要随时关注别人的状态和情绪,能走到最后面的人,基本也都是神兽级别的吧,走累了、走崩溃了、想下撤,闹情绪不想玩了,押队还需要负责情绪的梳理。
还好还好,我不是大家想的那种人。
上一篇:一念天堂,再念青东~记2020国庆曲通线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图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 - 2016 jxqljx.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郯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