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csdjiewnews@163.com 新闻热线:0527-810384005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791-2339199134

即时播报
 当前位置: 郯城新闻网 > 今日热帖 >
EBC番外:二探岛峰_户外
来源: 2020-12-23 05:44 作者: 郯城新闻网】

 

我向来不对遗憾做负面评价,尤其是不由自己主观控制的事情。一个意外的状况,总是会带来一个意外的惊喜——岛峰就是这样。

第二次出发岛峰前,Bimal送了一句话:“Mountain is not altitude,is attitude.

岛峰尼泊尔萨加玛塔国家公园中一座海拔6189m的雪山,也是登峰入门级的一座(彭彭亲切的称它为,鸟峰。)

    初探

出发前一晚向导给我们试穿了装备,十月份的海拔五千之上温度很低。由于要半夜出发走一夜到海拔六千多,我们租了羽绒服,三个人穿的像粽子一样。冰爪,登山靴,冰镐,头盔。安成说,别人挖矿给工资,我们挖矿还要交钱...

Chhukhung去往大本营的路上,踩着碎石走在山脊线上,丰盛的荒凉让人误以为来到的另一个星球。背着”矿工装备“一路向前,途中我问彭彭:“可以装柔弱让向导帮忙背包吗?”彭彭很淡定的说了一句:“这样你会被劝退的。”

 

??这是彭彭,我们两个外观颜色很一致。


 

 

 

EBC一路上会遇到像蚂蚁一样背着比自己身体大很多体积货物的夏尔巴人。


 

 

远远的就能望见大本营,把这片地占据的严实。一进帐篷先是被桌子上的各种饮料冲剂吸引。在山上一杯热水都要一百多卢,在大本营里无限提供,令我们兴奋。接着开启了狂饮模式,把牛奶、可可、果汁都喝了个遍。Dhal Bhat。

午睡了一会,接着进行了简短的训练——教我们如何使用绳索扣与上升与下降。由于岛峰是最初级的登峰线路,没有太大技术难度与危险,向导一对二带领,所以只需简单了解使用方式即可。今晚是从海拔五千五以上开始。

 

 

套了3双袜子还是觉得太冷了...只能把手套套脚上了...

 

午夜一点出发。四点多,在离雪线很远的地方向导带领我们下撤了。

并不是体力能力不够。一言蔽之,向导对我们耍了小把戏。出发后不久他就不断的在一旁说,你们太慢了,根本在规定的时间到不了。你们太慢了,你们不行,你们上不去。这些话像魔咒一样在我们耳旁萦绕,一点点打磨着信心。

后来朋友提起,这种向导不想上便告诉你你上不去的情况并不罕见。我一直很得意自己及时止损的决定,彭彭却每次嘲笑我退堂鼓打的太响。


 

和月亮一同下降。回到营地碰巧安成也下撤回来了,我们速速收拾好行李准备返回Chhukhung。反方向回顾,才发现这一路比来时还要精彩。被三百六十度的雪山环绕着,河面有层薄冰,流动处有牦牛在饮水,脚下的草地糅合着碎石。我说这景色和稻城亚丁有点像,安成说这是高配环绕版。也不赶时间了,我们在这里和牦牛一起汲取着阳光。

 

 

 

 


   唐唐在晚上十点多回到了Chhunkun,她跟着另外一个向导到了峰顶。我们都被她的决心和意志力震撼了。

也是她亲身的经历,印证了此前我们所谓登不上顶的原因,都是向导的无良。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知道了真相又有什么用呢?坏的情绪开始发酵,我对自己的怀疑和沮丧并没有半点消减。


 

我向Bimal发微信讲述了这件事情,他的追问并没有动摇我失败了就算了的念头。

直到第二天造成我们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Chhukhung,在即将收不到WiFi信号的边缘时(EBC后面的行程只有在旅馆链接WiFi上网,手机在那里没有移动网络)。又收到了Bimal的信息,他再次确认,你不想去了,那你另外一个没登顶的队友呢?他也真的不想再试一次吗?我怔了两秒,转头看向安成。

转述了情况后,安成表示其实有些遗憾的,既然他提供了再次登顶的机会,还是想要试一下。确实,以他的实力登顶本来是极其轻松的事情,他的体力与脚力不逊于夏尔巴人。

唐唐说,这样她正好在这休息等我们。计划了一下,只是额外耽误两天的时间,况且也没有买返程的机票我们都不赶时间。于是我和安成决定,再次出发。

我们就近去了村口这家最豪华的guest house吃个午餐顺便等待安排向导的消息。得知了来龙去脉,在我们表明要再次出发岛峰后,她俩也毫不犹豫的决定要一起!

就这样,在Bimal的不断“追问”下,和命运巧合的安排下,我们四个决定再探岛峰。

而这一次,知道了一些无良向导的套路后,我们信心满满。

出发前合照,唐唐作为第一次唯一登顶的人在春困等我们回来。

 

老正在试装备,高仿夏尔巴。下山之前不知道她的样子,永远只有半张脸。

 

第二天,我和安成新的向导Karma Gyalgen和我们会面了。有了之前的经验,登峰时我也不准备自己背设备了。和他谈好了价格到时帮忙背设备,一切就都妥当了。

向导主动提出帮我背包~

 

时隔两天,再次面向同样的风景时,心态经历了一番巨大的起伏。

午餐后去彭彭和老正的帐篷里玩,恰好有一队西班牙来的爷爷团。也不知道哪来的担忧,怕他们因为年龄也被向导以体力不行之类的理由半路劝退。我竟用蹩脚的英语滔滔不绝的给他们开起了演讲,告诉他们每个人都可以上去,要相信自己,千万不要被别人的语言所影响。队伍里唯一一个年轻的人一直和我互动对话,爷爷们花白的眉毛下眼睛里也闪烁着信念之光。正说到慷慨激昂时,他们的向导进来了。吓得我一溜烟就跑了出去。

 

白色的山尖,就是我们要登的——岛峰。


 

可爱的小厨师


最最可爱的我的小向导,只有19岁,但经验丰富责任心强。


 


彭彭向厨师租借羽绒服,月光下的交易。


 

”土象三憋“


 

月光下的岛峰大本营

大本营处看到的星空,华为P20P拍摄。

 

这次我们凌晨12点就出发了。

月光明亮,出发前向导按掉了我的头灯,指了指天上的月亮。雪山的恋人用它的光辉示意我们,会在峰顶与它告别。经过了一长断乱石破的爬升,到了雪线处换上登山靴系上冰爪。向导把我们和他拴在一根绳子上,几个人笨重的行走在白色的高原雪甸上。月光把一切描摹的柔和,失眠加寒冷使我没能记住当时大部分的路,只记得攀爬了一段梯子,是有三段长钢梯捆绑连成。人被时间拨动着前进,缓慢而有秩序。最后两百米,是六十度以上的坡度,向导一直在身边做保护。越靠近峰顶,小臂逐渐吃不住力,走两步就要歇一下。目光只锁定在脚下这几阶冰梯,身后是由墨蓝转淡蓝,再至粉红与黄一点点融合过渡,逐渐变亮的天。

 

 

六点五十,我们比太阳迟一步到达峰顶。

这里积很小,只能同时容纳几个人。中间是几条安全绳,上面拴满了经幡。风中,它们像一团火焰般摇曳着,我们围绕着它们“烤火”。

岛峰因远观似座漂浮在海上的小岛而得名,的确是这样的,环绕它四周的皆是比它壮阔的雪山。覆盖着积雪的山脉连绵成串,如同激烈拍打着的海浪,此起彼伏。我们站在岛上俯瞰着被时光静止的波涛,这景色来之不易。

 

 

穿了6件衣服,被拍成茄子精。


( 本文作者 : 爱吃的叶子 ) 12下一页

Bimal确实人不错,会尽力帮忙安排,回到加都还请我们吃饭。。。

发表于:2020-12-22 00:20

上一篇:徒步洛克线_户外
下一篇:穿箭扣长城,我们险些化作了山脉_户外
热点图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 - 2016 jxqljx.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郯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