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csdjiewnews@163.com 新闻热线:0527-810384005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791-2339199134

即时播报
 当前位置: 郯城新闻网 > 今日热帖 >
穿箭扣长城,我们险些化作了山脉_户外
来源: 2020-12-23 05:44 作者: 郯城新闻网】

 

2020四金刚穿越箭扣野长城

——我们险些成为四个盒子

更多游记文章请关注公众号
吉尔伯特 陈,
打造当代大学生狂野的气质
    先给大家秀一下箭扣长城的颜值,因险而美,因险更美。
秋季
冬季
云海
星轨

心动已久的行程

    秋季的箭扣,什么叫做层林尽染;冬季的箭扣,什么叫做山舞银蛇;云海里,星轨下,一条条巨龙翻山越岭。

    然后,当你动心时,当你想去观摩时,上网查驴友经验。搜索关键词“箭扣”,就发现,全是这种文风的标题:

《为什么不建议去箭扣长城?》

《登箭扣长城:我差点死在那个午后》

《有哪些危险的旅游景点?》

《箭扣长城·在悬崖上行走》

《我以爲我要死在箭扣長城上了》

    被吓到的你,又查了一下近年的新闻,据不完全统计,结果如下:

    还有,就发生在我们登长城那几天的事(事发时,估计我们正在九眼楼的帐篷里开中秋晚会打牌呢):

    但是,这些挡得住我们几位愣头青的探索欲吗?拦得住我们去挑战的激情吗?于是,四人小队组好,很早就定了这次旅程,每天在群里互相壮胆,随时更新注意事项,无论晴天雨天都互相监督体能训练。

 

准备工作

    首先呢,肯定是安全第一,某宝上买保险。结果,问了好几家卖保险的店家,一听说我们要去箭扣长城,直接不卖我们。。。保险公司都认为风险太大,可以想像我们的“楞头青”程度。

    出事担保不了,那就,自我防范,尽量别出事吧。在物资上尽量准备充足一些,买了登山绳、安全带、锚钩。我还特意绘制了纸质地图,在没信号或者手机没电的时候也能知道地形:

    从网上下载等比例的2D地图,然后自己看谷歌地图的卫星3D图,把峰、谷、陡坡都用铅笔标出来,就变成了3D的纸质地图,画好之后拿去塑封。

 

Oct 2nd 之前,集合北京

    星星9.30下午就到北京了,我和南瓜在9.30晚从学校出发,坐火车去。

出校门,旅程开始

看南瓜开心得

   

 

10.1早上出北京站,听见钟声,是那调子“东方红,太阳升”。现在星星已经在北京,下午番茄也该到了,今晚可以开个中秋晚会了。

    谁知,星星突然接到作业,只能今晚之前完成,比较赶。今晚恐怕,只有三人局了。没事的,中秋晚会那就推迟一天,明晚在帐篷里狂欢,这样更加有体验感。

    下午番茄到了,难民营的三人凑齐了。我们三个,来自学校的三个不同年级,同一个英语老师,老师的粉丝群就叫做“英语难民营”。

文杰难民营的营友在北京聚会

 

    吃过饭,三人又在酒店大厅采购军粮,叫超市外卖。11大瓶农夫山泉、面包、士力架、火腿肠、饼干,没别的了。

晚上在酒店大厅,拿着地图讲明天的作战计划

 

Oct 2nd,进村

    三人一大早全副武装,背着重装,把其余行李寄存在酒店,我跟前台说:“过几天来拿,放心,我们还会平安回来的。”然后我们就坐上了916快车,东直门——怀柔。十一假期,高速公路堵个水泄不通,原本1.5h的车程,我们在拥挤的车厢里晃悠了3.5h.

    到了怀柔,可算见到了等候我们已久星星。原谅我们,久等了,高德地图一路全红了。我们随即在怀柔打车,前往西栅子村。

   

 

坐在出租车里,跑在公路上,我们能看到山上别的区段的长城,这一段路况还算比较好。进了村子,在提前预约好的农家院吃了出征前“最后的午餐”。这北方风格的大盘炖菜,一定要多吃,因为我们接下来几天只能吃士力架、面包、香肠、饼干了。

农家院的墙上,还有8264留下的足迹

 

Oct 2nd

西栅子村——四岔口(登上长城)

    吃完最后一顿好吃的,我们出发了!看到远处红马甲的人,我顿时一紧张,马上拿出望远镜来“观察敌情”。穿红马甲的长城管理员,比较薛定谔,有时管得严不让游客上,有时又默许你上去。还好,红衣服的是小摊卖烤肠的,有惊无险,继续走。

    趁着现在还没断网,手机还有电,打开“两步路”APP,寻找了之前驴友记录的轨迹,轻松找到上山道。这段山路也是长,最开始的上下起伏比较多。每个人包里仅仅水就背了10斤,还有其它东西,可以说每走上升一步都很累。还记得刚才吃饭的时候开玩笑,说今天从海拔615的栅村爬到海拔1141的九眼楼,上升高度还不到一个上海中心大厦。现在知道,这话有点说早了。。。

    我们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时,坐下原地休息,当时三位问我地图上走了多远,还有多久能看到长城,我根本没敢说实话。我说,走了四分之一了(实际上,才走十分之一)。

看看左上角的九眼楼,我们走了也就十分之一

4G信号已经消失,2G也在衰减

 

    休息片刻,番茄拿出蓝牙音响,伴随着交响乐,我们继续前行。就这样,走走停停,天色逐渐晚了,丛林逐渐变暗了。继续往上攀升,就当太阳快要落山之时,我看到了山脊变成了白色,激动地喊道:“快看,那是什么?我们胜利了!”

走走停停,就地休息

丛林中的重装游击队

    我们背着重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到了城墙,无法想像,明代的人是如何在没有机器的条件下,把城砖一块一块运上来的。

 

Oct 2nd,四岔口——九眼楼

(永远的最后100m)

    四岔口这里,人还蛮多,他们是从山脊另一侧的庄户村过来的,天快黑了要回去。现在有一位叔叔和我们顺路,也去九眼楼,我们就在黄昏下一起往上走了。这一路,是全程攀升。常年风化作用、雨水侵蚀、雷击,这一段损毁比较严重,已经看不出墙的形状,甚至已经看不出长方体砖的形状,全成碎石了。

    过了这个休息平台(明天上午来这里,才知道这是1/3个残缺的烽火台,已经不成样子),就要开灯往上走了。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稍微有半边的城墙了

 

月圆之夜,俯瞰怀柔城区

    我们和叔叔都是走走停停,他轻装,我们重装。我们五个人只有两盏头灯(矿工灯),叔叔他说自己经常来这里,非常熟悉,晚上不用开灯都可以。今天正好也是满月之夜,微弱的月光,明月松间照,驴友石上走。开着灯、背着重装、踩着松动的碎石、扶着不结实的树,一步一步向上攀。不管累不累,都要走,因为这地方根本没法扎营,只有九眼楼比较平坦,可以扎营。

    我们累的时候就问,还有多远啊?叔叔回答,再往上300m,200m,100m. 结果,100m就成了永远的100m. 气喘吁吁,又问了几次,还要有多远?100米!再100米!马上了,100米就到了!估计叔叔用了和我一样的套路,下午我根本就没敢说实话,没敢说咱们才走1/10.

    终于,快到了。叔叔和楼里的人能互相听到喊话,我们四个立马就不累了,打鸡血往上攀,不一会儿,就看见了烽火台。

九眼楼楼碑

万里长城第一楼

 

到站!胜利!

 

Oct 2nd,中秋晚会

    为什么叫九眼楼呢?因为楼的每个面,都有9个窗。这是万里长城规模最大的烽火台。我们到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楼里已经住满了人,摆不下我们的帐篷了。无奈,我们被挤到了楼外,没有天花板的庇护,在寒风下安营扎寨。

 
    鸟枪换炮,头灯换成营灯。在帐篷里喝着姜小白,吃限量版的交大月饼,打UNO牌输的贴条。虽然昨天才是中秋节,但毕竟,十五月亮十六圆,晚会就在今晚。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交大TV

   

 

我们在做广告,给驴友们推荐产品。天寒地冻,取暖就喝姜小白。野外洗澡就用农夫山泉(纯属搞笑,水是稀缺资源,不要用来洗澡,想洗的话用湿巾就行了)。

    虽然九眼楼是景区,但依然没网,2G信号也是断断续续的。微信用不了,今晚先和家人通话报个平安吧,不知我们什么时候才有网。我们都打了不止一次才接通,通知一下家人,明天极有可能全天失联,估计后天下午才有网,请不用担心,我们会活着回来的。

    我们上山的时候,看到的最后一条新闻是,特朗普确诊新冠。等我们回村时,到时候会有什么进展呢?

 

Oct 3rd

九眼楼——四岔口——断崖

    一大早就被冻醒。这次在温度上有点失算,睡袋准备的是10—15度的。我参考的是往年十一期间长城上的夜间温度,但是今年入秋篇早,温度计显示现在只有6度。打开帐篷,发现有几位外国友人穿着羽绒服,等待日出。我也出来观赏,三位还在睡袋里热身,暂时不想出来。

    透过瞭望口,看了长城上的日出

 

昨晚楼内满房

so

我们只能睡楼外

   

 

我拿出锚钩和登山绳,爬上了楼顶晒太阳取暖。一上来就懒得下去了,用绳子把早餐给吊上来(如↗?所示)

固锚

 

太阳出来了,升旗

    三位热起来之后,我们打包准备出发。看着太阳透过瞭望口照进来的光芒,我应景唱起了《共和国战歌》,Mine eyes have seen the Glory of the coming of the Lord,随即得到一位老美的共鸣。

    出发之前,我又讲了一下“作战计划”: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然后,路人们与我对话:

小伙子你是导游吗?

不是,只是小队的领队

那你是来过很多次吧?

不,我第一次来

刚才看你讲得头头是道,以为你是导游呢

   

 

确实,我这次攻略做得比较足。毕竟带队来一次那么有挑战性的行程,而且还没有有经验的人带路,准备工作必须要到位。我画地图的时候,对照的Google卫星地图,甚至标出了每一座我能看见的烽火台,标出了每一个“城墙的拐弯”(字面意思,不是脸皮)。

时值国庆,我特意带了国旗和伸缩旗杆

 

今天一路南下,对比地图和实景

(上北下南,地图似乎拿反了)

番茄视角

背景九眼楼

 

    出发,回到昨天的四岔口,仍然没信号。这回是一路下坡,脚下的碎石都踩不稳,打出溜滑。这下楼梯的难度可太大了,碎石就是台阶,树木就是栏杆。

九眼楼全貌,避雷针增添了一分雄伟

 

这叫“长城”?

丛林游击队

 
这条碎石路我们走了两次,最上边是九眼楼

 

    这里是什么画风呢?半个楼在这里摇摇欲坠,北边的墙全塌了,南边也全塌了,就剩个楼在这里顽强站着。在四岔口休息片刻,翻过这栋楼,舒服一些了,可以不走“城墙”了,有沿着“城墙”的山路,好走一些。我们继续前行,往北京结方向走。

来张全景图

 

    过了一栋小白楼,从一大片光滑的岩石上走下去,再往前走,就到了险段“断崖”了。这里没有城墙,只有岩石,坡度大概能有70度,爬升个二三十米。

小白楼

断崖

 

Oct 3rd,危机时刻x1

    在断崖这里,我先自己攀岩上去打探地形,打探过后我下来。真的非常险,我也不确定其他三人能否通过,但现在又没有别的路可以绕。我又把绳子拿出来了,我先攀岩上去打头阵,给后面队员“铺路”。这一段,实在是太险了。这一段,和后面的70度陡峭路段还不一样,后来的,起码是城墙,经过了修缮,城砖之间有水泥牢固。而这里,全是大岩石,偶尔有个能坐下半个人的平台,还有连续的弯道,我们四个很难同时互相看见,就更没法拍照了。

岩石是台阶,树木是扶手,有生以来爬过的最艰难的楼梯

 

    在几经停顿,趴在岩石上硌着皮肤休息,腿抖个不停,在若干次心里斗争“这要是没撑住,掉下去的话,落地马上成盒”之后,我们终于翻越了断崖。我们凭着自身力量,背着几十斤的重装,翻过了天险。

    其实我刚才在小白楼的时候,踩空了一脚,把城砖踩松动了。一瞬间,两脚下面完全空了,刹那见我就失重了,像坐跳楼机。好在我的两只胳膊撑住了,我才没滚下山去。就在惊吓之时,我听到了被我踩掉的城砖一路滚下山,砸中树叶的沙沙声,持续了好久,最终消失在山谷。

    这种地形,几乎垂直的岩壁,只要上了就没退路。背着重装不可能倒着退回去。上了断崖,两种结果,要么成功翻越,要么落地成盒。刚才我们卡在中间,硌着身体,淤青好几处,腿不受控制抖个不停,我们的境地就是三个单词,没有退路:Do or Die!

 

Oct 3rd,断崖——北京结

    过了断崖,海拔更上一层楼,前面看到的城墙,已经不是“瘪的”了,而是“有形”的。这里走起来,当然很爽了,不用担心崴脚,不用担心落地成盒,顺着“公路”走就是了。

翻过断崖,路况开始好起来了

( 本文作者 : 吉尔伯特_陈 ) 123下一页

好贴,我自08年开始玩户外,从15年起,就没怎么出去徒步旅行了。此贴值得学习、借鉴。

发表于:2020-12-3 13:15


2012年从慕田峪开始到北京结,由于大雨,放弃鹰飞倒仰夜宿箭扣村,吃的烤虹鳟鱼。野长城露营拍拍星轨一直是个愿望。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20-12-3 11:42

上一篇:EBC番外:二探岛峰_户外
下一篇:无兄弟不登山,雪莲峰干饭王_户外
热点图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 - 2016 jxqljx.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郯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