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csdjiewnews@163.com 新闻热线:0527-810384005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791-2339199134

即时播报
 当前位置: 郯城新闻网 > 今日热帖 >
冬日的暖阳下,有我心爱的姑娘_户外
来源: 2020-12-23 05:44 作者: 郯城新闻网】

 
姑娘,好漂亮
在地球千万年前的造山运动中,青藏高原与 四川 盆地相互挤压碰撞,在四 川西 部形成广袤的高原和连绵的山脉,其中最著名的包括沙鲁里山脉、大雪山脉、 邛崃 山脉以及岷山山脉、 松潘 高原等等,人们习惯性地将其统称为“ 川西 高原”。
在这片广袤的高原 上高 山与峡谷毗连,清泉与激流交汇,是 中国 极致风光最密集的区域之一,从水色甲天下的九寨黄龙,到国宝大熊猫栖息的卧龙自然保护区;从人间净土 稻城 亚丁,到巍峨的横断山脉最高峰蜀山之王 贡嘎 ;一众炙手可热的明星风景都在此扎堆聚集。
在这群星闪耀之下、层层包围之中有处峰群以凌厉之势脱颖而出,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它便是有着“东方阿尔卑斯”之称的“蜀山之后”--四姑娘山。她山势陡峭,现代冰川发育良好,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峰就有52座。其中最为著名的幺妹峰海拔6250米,是 邛崃 山脉最高峰,三姑娘山海拔5335米,二姑娘山海拔5276米,大姑娘山海拔5025米。
大部分山友攀登四姑娘山都是指攀登大峰、二峰、三峰的常规路线。而幺妹峰山形陡峭是一座国际知名的技术型山峰,到目前为止幺妹峰仅仅只有11次登顶记录,分别是:首登的 日本 队2次、 美国 队2次、 英国 队1次、 法国 队1次、 俄罗斯 队1次、 中国 队4次。仅从攀登历史上便可一窥幺妹峰作为技术型雪山的攀登难度。
我与四位漂亮姑娘初次结缘是2016年10月自驾 川西 小环线,在猫鼻梁初次见到她们便被与众不同的美貌所深深吸引;2017年11月自驾党岭、 稻城 途中再次目堵她们的惊世姝容;2018年4月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向往想去拥抱二姑娘,怎奈冲顶当晚天降大雪终未被接纳;2018年8月怀中仰慕的心情再次前往拥抱三姑娘,这次终于被她接纳拥入怀中;2019年11月长穿毕再次来到她们石榴裙下,仰望着一张张美丽的面容,暗下决心定要完成大、二连登的宿愿。
又到每年猫冬的季节,今年与往年更大的不同在于久久挥之不去的新冠疫情。狼塔归来便再没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户外,见着微信好友不断在朋友圈中晒着 成功 登顶大、二、三峰的消息,心中不免又蠢蠢欲动起来。
临近年底尚有几天年假未休,原本盘算携家人去 大理 晒晒太阳、去无量山看看樱花,然而终未成行。看着四姑娘山一天天暴好的天气和难得的登顶机率,果断决定邀三五好友前去朝觐。行程计划发出后很快就凑齐一车五人的队伍。
姑娘,我来啦
临出发前 郫都区 突发新冠疫情被划入中风险地区,了了原计划从 南充 出发到 都江堰 与我们会合,中途必须经过 郫都区 转车,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临时改到眉山会合。
与菜大神8点半从 合江 出发,在 泸州 接上泊岸、冰点驱车前往眉山,12点半顺利与从 南充 出发的了了会合。眉 山东 站外的小饭店用过午餐,惜别热情相邀的老猫,一车五人直杀四姑娘山镇。
都江堰 到 映秀 的高速路因施工单幅通行,在 都江堰 南下高速后绕道 映秀 镇多花一个小时,快5点半才到猫鼻梁。出巴郎山隧道就见到如洗的碧空与飘荡的白云,整个人顿时就精神起来。虽然已经是第六次站在猫鼻梁远眺心仪的姑娘们,但仍然掩饰不住内心无比鸡冻的心情。
此行与菜大神一道带着三位菇凉去朝拜四位姑娘。
此次丐帮大、二连登五人小分队成员,左起:
永诚相依,传说中的菜大神,骑行、马拉松、越野跑、重装户外样样在行,美中不足就是人太太太黑(特指皮肤),2018年同登二峰未果,此次一拍即合一起前来了却心愿。
冰点,鲜有一同户外的经历,但曾经完成过冈但波齐转山,想来不会有高反且体能尚可,攀登大、二峰应该不成问题。
乞丐,生于70年的老男人,身与心永远会有一个在路上。
泊岸,有多次共同重装长线的经历,2018年曾一起登顶三峰,也曾登顶过二峰和雀儿山,大、二连登自然不在话下。
了了, 南充 工作的 自贡 妹纸,通过掌中宝与丐帮结缘,有过武功山、 贡嘎 环线等共同出行经历,体能尚可,如无高反应该能够完成此次大、二连登。
郫都区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令四姑娘山景区如临大敌,进入镇上的所有车辆都必须登记,车上乘员都必须出示健康码、身份证,登记联系方式、测量体温后方可放行。
一番检查后,6点半才循路来到登山向导“张幺哥”家。这张幺哥和 泸州 人民挺有缘,上次登二峰也是请他作向导, 泸州 “山那边”户外俱乐部在四姑娘山的活动也几乎都是请他作向导,另外他和 泸州 好些个户外驴友也都很是熟识。
2018年4月登二峰时留在他家墙上的丐帮旗子尚在,只是上面的签名单单只留下了菜大神,我、燕燕与尹总的签名已消失在短暂的时间溪流中,原来上天对神与人的区别还蛮大的。
伙伴们这是在做作业么?
NO,这是在填写四姑娘山景区户外免责协议和防疫行程单,在四姑娘山景区从事穿越、登山、露营等所有户外活动,都必须签免责协议、聘请当地向导、购买户外保险和景区户外门票,否则便属于非法,景区管理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这就使得在四姑娘山从事户外活动的成本会非常高。
张幺哥不但能提供向导和马匹租赁服务,家里一栋三层小楼还可以为客人提供食宿服务,100大洋包一晚住宿和早、晚两餐,住宿房间和饭菜味道也都还行。
就着张幺哥老婆做的可口饭菜,与菜大神分饮一斤自带的梅子酒,几分酒意再加上两颗药,是夜整宿好梦。
姑娘,请别拒绝
从来没有初 上高 原就睡的如此安稳的经历,除中途醒来找水喝外一觉睡到清晨七点。窗外早已是大天白亮,太阳毫不意外地从巴郎山那边升起,稳定的天气是二姑娘接纳我们的先决条件。
用过早餐开车去景区中心,由张幺哥带着购买实名制的海子沟户外门票,每人150大洋,又去景区户外管理中心办妥在景区开展户外活动必须的一切手续,然后驱车来到徒步起点,将车停止在圣山大酒店停车场,卸下生活物资甩给张幺哥便准备出发。
四姑娘山开展户外活动,除去景区的户外门票外,向导200元/天、租马150元/天/匹,如果不租马向导费会上浮50元/天。
我们5人共请一名向导,由向导负责大本营伙食,由我们租马驮生活物资去大本营,晚上自己背睡袋上去住大本营的石屋,石屋住宿费100元/人/晚、大本营伙食70元/人/天(早晚两餐)。
10点,准备妥当,出发!
顺着公路边的马道走上景区木质栈道,来到海子海沟景区大门。剪票、签防火责任书、交纳100元防火押金,合影后正式进入景区。
这100元的防火押金交的有些莫名其妙,真的弄出火情区区100大洋的押金又作啥?
“东方圣山、户外天堂”,景区门口的海子沟游览导图,相比于景区的长坪沟与双桥沟,海子沟保留的最原汗原味,徒步、野营、登山都是很不错的选择,特别是在六、七月份满山鲜花和九、十月份万山红遍的季节,置身其中徒徒步、露露营那简直就是非常美妙的享受。
进入景区,一条木质栈道犹如蜿蜒向上的游龙直 通山 坡顶端。虽然已历数周的晴天,但栈道最下端的背阴处仍然残留着未融化的积雪。高原惯有的特点,太阳照着便会有微微汗意,一旦没了太阳的照射又会让人觉得寒意阵阵。
进入景区首先来到海拔3370米拜姑脚,顾名思义,来到这里能一览四位仙姑的貌美容颜,虔诚地拜倒在她们脚下。
关于四姑娘山有段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名叫“墨尔多拉”的妖魔为害乡里,青年阿巴朗依一心为民除害。战斗中阿巴朗依为堵住墨尔多拉降下的洪水化作巴朗山,他的日月宝镜化作日月宝镜峰,他的四个女儿为父报仇化作四座山峰镇住墨尔多拉,这便是四姑娘山的大峰、二峰、三峰和幺妹峰。
沿着800米长的上山木质栈道,来到海拔3400米的斋戒坪,这里与巴郎山下的猫鼻梁遥遥相望,都是远眺四姑娘山的最佳处所。
在斋戒坪远眺四位姑娘的身姿和拜姑脚完全不同,角度和海拔高度的变化让她们的身姿更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美景当前,同行的姑娘们当然不会错失良机,各个角度、不同风格留下张张倩影。
斋戒坪往上可以沿着山坡下的马道走,也可以继续沿着山脊的栈道走。马道能少些爬升,栈道能随时抬头欣赏四位姑娘芳容,可谓各有千秋。
我们重装在身,目的是二姑娘脚下的二峰大本营,与普通游人不同当然选择马道。
沿着缓缓向上的马道继续前行700米,到达海拔3550米的锅庄坪。
张幺哥与其他同行扎堆在此晒着太阳小憩。强烈的阳光照射下难免有些汗意,放下背包休息片刻顺便将抓绒衣脱掉。
沿着马道前行,山坡的阻挡已经很难再见四位仙姑的容貌。冬季的山坡全是枯黄的衰草,一群群牛儿在山坡上晒着太阳,懒洋洋地啃食着枯草。
海子沟一侧的山坡上间或还残存着几座石屋,应该是景区建设后外迁藏民所遗留。其实只要不怕辛苦,坡底的公路上有很多小路可以爬上山来,轻易便能逃掉150大洋的不菲门票。
又是700米向上的山路,到达海拔3633米的朝山坪。蓝天下幺妹峰透过弧形山坡的最低处探出头来,用秋水般动人的眼神含情凝睇着过往的人们。
继续向上到达坡顶后一头扎进浓密的 青冈 林,山路也渐渐趋于平缓,算是结束了第一段爬升。
从海拔3300米的景区大门到海拔4300米的二峰大本营,14公里路程海拔爬升约1000米。而14公里山路并非一直都在爬升,明显的爬升主要有三处:景区大门到朝山坪顶爬升约400米;打尖包到后面的坡顶爬升约400米;最后到二峰大本营爬升约300米。除去这三段爬升的山坡,其余都是比较平缓的起伏山路,因此这14公里山路并不会让人觉得很累。
过朝山坪后海拔上升到3700米,直到打尖包大约4.5公里都是平缓的起伏山路,暖暖的阳光下大家走的很轻松,偶尔相互拍拍照、调侃着走向快乐。
石板热,因山坡上深深嵌入土里的这块大石板而得名。
顾名思义,强烈的阳光照射会让石板变的很热很烫,往来的牧民便坐在石板上休息晒太阳。很想问问倚在石板上休息的大神,你的屁股可安好?
过石板热后迈着轻松的步伐继续向前,远远望见林海中的打尖包护林站,一栋三层的石砌小楼在茂盛的树林中犹如绿色波涛中扬帆起航的小船。
这里已经能够窥视到海子沟对面海拔5180米的鹰鸽嘴峰。
关于鹰鸽嘴峰有段神奇的传说,远古时期妖魔墨尔多拉打开天河,洪水肆虐,百姓悲号。善良的神鹰为解黎民之苦,便口含石块往返于天地之间欲堵住天河缺口。时间长了鹰嘴被石头磨破,铁匠 罗斯 格尔基就为它重新打造一个铁嘴。在神鹰的努力下天河终于被堵住,疲惫不堪的神鹰就栖息在长坪沟的沟尾,被换下的鹰嘴便永远地放在这里。
路边沙棘树上结满串串沙棘果,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蓝天映衬着发出金灿灿的光芒,被树枝一颗颗连在一起宛如黄金珠串。
打尖包是以前当地百姓上山采药、放牧途经时经常休息的地方,休息的同时吃着随身携带的干粮,俗称“打尖”,于是这个地方便被叫做“打尖包”。
打尖包保护站是海子沟最大的休息补给站,能补充开水、食物,而且价格也不是很贵,一桶方便面也才10元钱,泡袋方便面就可以免费添加开水,大家都选择这里休息用餐。
打尖包岔路口向左上坡去大峰、二峰大本营;向右下坡去老牛园子、八角棚海子、大海子、花海子、鹰鸽嘴峰、犀牛海。
打尖包保护站前宽敞的平台,不但是晒着太阳休息的好地方,而且还是远眺鹰鸽嘴的理想之地。
海拔5180米的鹰鸽嘴是除二峰外,四姑娘山景区另一座5000米的入门级雪山。与炙手可热的二峰相比,鹰鸽嘴更有它迷人的独特之处,首先大本营八角棚海子是公认的拍四姑娘山倒影最美的地方,其次登顶途中的景色远远超过二峰,最后在峰顶可以欣赏到非常壮观的云海日出。
鹰鸽嘴的攀登行程与二峰大致相当:第一天到四姑娘山镇、第二天到大本营八角棚海子、第三天冲顶后下撤到四姑娘山镇、第四天返程。
也许,这该成为我七朝姑娘们的理由吧。
阳光很暖和、时间很充裕、行程很惬意,没有以往匆匆的赶路,大家可以在暖阳下慢吞吞地休息、用餐。冲上一杯浓浓的咖啡,让冬日的暖阳融入其间,含入口中刺激着舌尖的颗颗味蕾,细细地品味这高原独有的味道。
暖阳下姑娘们也比平时更加能吃,用罢随身携带的路餐还觉不过瘾,又垂涎起隔壁桌飘来的方便面香味,又花上10大洋泡包方便面,那浓烈的香味勾的我都好想品尝品尝。
休息够了,吃饱喝足了,才又开始上路。
打尖包后面的山坡是第二处爬升的山路,不到两公里路程海拔爬升近400米,刚刚吃饱后便一路向上感觉还是蛮累人。
晴朗的天空碧空如洗,空中一片蔚蓝没有一丝杂色,好不容易才飘来几朵洁白的云。
山路一直通向半坡的转角,如蚁的人群都在阳光下奋力攀爬,半坡的转角后面又是一马平川,快到二大本营时才又是一处爬升。
半坡中的这段山路常年积水,冬季暗冰比比皆是,下山返程时尤其需要格外小心谨慎。水源在这堆石块下面,路过时听见石块下发出奇特的呜呜声响,好似风吹着法螺发出的声音。
一段艰难的爬升后终于到达半坡的转角处,小憩片刻回望来路,山路沿着海子沟一直通向远方,打尖包、石板热也随着山路渐行渐远。
沿着平缓的山路继续前行,马背上的张幺哥也被冬日的暖阳晒的昏昏欲睡,好担心他会从马背上摔下来。我们只租一匹马驮生活物资,张幺哥却仍然带了四匹马上路,一匹驮草料、自己骑一匹、剩下一匹就这样空起溜着,如此安排自有他的玄机。
远远望见鸡卡坪所在大、二峰岔路口,往上去大峰营地,继续横切去二峰大本营。去大峰营地的山路向上约700米还有个岔路口,那里还有条路可以通向二峰大本营,大、二连登选择那条路作为两个营地间的连接 通道 。
我们先登二峰,过鸡卡坪大、二峰岔路口后沿山路继续向前横切。
大、二峰岔路口下面是老牛园子。
老牛园子也是个岔路口,沿沟底直行去大海子、花海子、犀牛海,向右上坡去八角棚海子、鹰鸽嘴峰,向左上坡是大、二峰岔路口。
木有挑战的行程大神走的懒心无肠,时不时就靠在路边的草坡上晒着太阳闭目养神。全程用魔术巾蒙着脸让我有些看不惯,丫的脸本来就已经够黑,属于大白天扔进煤堆都可以隐形那种,还像个小菇凉似的遮遮掩掩干啥咧。
海拔已经达到4000多米,山路感觉快和对面山峰同样高了,行走其间就好比漫步在云端。
如此高海拔的地方仍然有牛群放牧,路边石块垒就的牛栏、石屋显示这是一处比较大的牧场,春暖花开的季节定会是牛羊满山坡。
过牛栏后大海子出现在脚下的山沟里,这是四姑娘山最大的高山湖泊,藏语唤作“乾措”。
相传乾措是位十分漂亮的姑娘,与二姑娘同时爱上英俊的赶马小伙,但赶马人喜欢二姑娘并已经订亲。乾措一气之下将真情倒进海子,化作一池盈盈清水在此静卧千年。
冬季的海子已结满厚厚冰层,乳白色的冰面看上去就象好吃的冰淇淋,想象中春暖花开时节这汪湖水应该是何等的湛蓝。
与大海子相距不远是花海子,这是一个沼泽化湖泊,藏语叫“西尔仓梅朵措”。
相传爱美的三姑娘时常来此采花,一天听说洪水泛滥冲毁许多村寨,情急中三姑娘将采来的花投入水将洪水堵住,救了下游百姓,花逐渐沉入湖底形成花海子。
春、夏鲜花盛开水草茂盛的时季,整个海子犹如一盘翠玉撒落花草间,在阳光照射下更是显得五彩缤纷、流光溢彩。此时去花海子露营是徒步海子沟不错的选择,很多驴友攀登二峰也选择先到花海子露营,然后再去二峰大本营。
大海子与花海子,就象两位待字闺中的少女,静静地躺在群山母亲的怀抱,羞答答地向路人展示着她们恬静之美。
过花海子沿着海子沟继续向前到达犀牛海,然后翻过犀牛海垭口就是去往龙眼的穿越线路,传说中那是条很虐的线路,如今已被四姑娘景区关闭,但仍然可以从卧龙侧反穿过来。
这,将是我再次朝见四姑娘的又一个借口么。
蓝蓝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架飞机拖着长长的白色航迹,如惊鸿一瞥的流星划过天际,让人感觉到别样的美妙。
过花海子后已经能远远望见山坡上的二峰大本营,不过还要完成约300米海拔的爬升才能到达。
目标就在眼前,伙伴们鼓足勇气沿着陡峭的山坡向大本营攀爬。
半坡上沟壑对面的帐篷营地是四姑娘山镇的向导们自费搭建的,通铺的住宿费仍是每 人100大洋。
终于到达海拔4307米的二峰大本营。
营地石块砌就的石屋是景区所搭建,通铺的价格也是每人100大洋。石屋承包给私人在经营,老板请一位老人常年在此驻守,每月工资也就区区3000元,单是能耐住常居山里的这份寂寞,就已经远远值的上这3000大洋啦。
沿着山坡向上的路就是明早冲顶二峰的线路。
2018年4月分我们重装上来就在这片空地扎营,原本也是好好的晴朗天气,是夜突如其来地降下大雪,整夜的大雪险些将帐篷压塌,全凭着半夜起来不断拍打帐篷抖雪总算才保住栖身之所。次日凌晨张幺哥也曾尝试着带领我们踩雪冲顶,然而走到绝望坡下面积雪已经没至大腿,无奈之下只好铩羽而归,很不幸地与二姑娘失之交臂,希望这次二姑娘能收下我的心,不要再拒绝才好。
傍晚时分太阳从四姑娘山镇方向徐徐落下,落日的余晖照在海子沟对面山上,在山顶洒下满地金黄, 日照 金山的壮观场景在不经意间便已然形成。
夜幕降临,张幺哥精心烹制的连锅子已经煮好,腊肉、粉条、藕片、耳子、蘑菇......还有当地采摘的不知名的好吃的野菜,煮了满满当当一大锅,味道直追漫游哥哥的丐帮营地小火锅。大家围着锅边热热和和吃的呼儿海哟,美中不足少了二三两小酒。
吃的太饱张幺哥招呼大家不要太早入睡,本想四下里多逛逛,一来大本营场地实在太小,二来夜幕降临后越来越大的山风吹在身上瑟瑟发抖。四处寻下夜里拍星空的机位后,赶紧回石屋中钻入睡袋中暖和着身子。
本来计划10点出门拍两小时星空,两小时延时正好到2点起床的时间。那知不到8点天空完全黑下来后,满天璀璨的繁星令了了童鞋惊呼雀跃的同时连连催我赶紧出门。
还没用新入手的尼康7200拍过星空,加上自己也好久未曾拍星空,好多参数都不免有些生疏。虽然出门前也曾通过资料温故知新,但实际操作起来仍然有些茫然。试拍几张后才渐渐找回感觉,不过回家后仍然发现ISO设置低了导致画面有些暗淡,后期调整后才好了些。回来发现尼康18-140mm镜头拍星空,20秒的曝光时间星星便已经有拖尾迹象,和以前佳能完全不同。
外面的风实在太大,虽然早有思想准备将所有衣物都加持,但还是抵挡不住4300米海拔的凛冽寒风。摸索好星空的参数后,找到 北极 星开始30分钟的星轨拍摄,按下快门赶紧匆匆回到石屋。这样的进进出出难免影响同屋的伙伴们,发现隔壁房间空着没人住,也顾不得满是尘土的通铺,和衣蜷缩在上面等待漫长的30分钟。
拍了几张星轨已经快11点,算好时间拍3小时的延时正好到两点钟起床时间。找个妥当的机位设置好参数,按下快门让相机自动拍着,赶紧溜回石屋钻进睡袋暖和快冻僵的身子。一段16秒的延时视频便是我3小时换来的成果,以前从没用相机拍过延时视频,虽然这次没拍着银河但好歹也是掌握了基本方法,期待着下次出行能好运地遇着银河,拍上一段期待已久的银河延时视频。
姑娘,感谢拥抱
按计划凌晨两点准时起床、早餐,早饭是稀饭就榨菜,张幺哥出发时忘记带馒头,不过稀饭熬的挺不错,喝下满满一大盆后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
穿上保暖排汗内衣、羽绒服、抓绒衣、冲锋衣,保暖排汗裤子、冲锋裤,绒线帽放在车上忘记带上山,只好先将魔术巾罩住头再戴上遮阳帽,最后掀起冲锋衣帽子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
凌晨3点冒着凛冽的寒风准时出发。黑暗中就着头灯向营地后面的山坡上爬去,感觉也没走多久就爬上了山坡。接着是一段很长的平路,反正夜里也分辨不清周围的环境,头灯照着脚下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行进。
夜里的山风实在太太太大啦,将人吹的摇摇晃晃不敢动弹,风大的时候只好停下脚步弓起身子背着风,登山杖与双脚四点支撑才勉强能站稳。
一段平路后就开始一直向上爬坡,张幺哥说我们走的太快,这种速度到顶天都没亮,在峰顶上等待日出会非常非常的冷,于是途中停下来休息好几次。频繁的休息带来的另外问题就是冷、非常的冷,走着的时候不觉得,一旦停下脚步过不了几分钟便会被风吹的透心凉,于是又被迫慢慢的走起来。
尽管一路磨磨蹭蹭的已经休息好几次,但山路还是太不经走,6点过10分就早早地到达海拔5000米的二峰垭口,从垭口到峰顶只剩半小时路程,日出时间是7点半以后,如果直接上去要在山顶呆近一个小时才能等到日出,无奈之下只好在垭口呆着等待等待时间。
垭口的风比路上的风更大,更要命的是没有避风的地方。寒风中站着呆了20分钟到6点半实在冷的受不了,张幺哥就准备带我们登顶,打算到山顶用头灯拍照着几张相片便下撤,也顾不上日出啥的了。我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大老远跑来都快上峰顶却以这样的方式草草收场,未免太令人遗憾了吧,于是在我强烈要求下张幺哥只得陪着我们站在寒风中继续等待。
等待的过程漫长而艰辛,5000米海拔的寒风呼啸着一点点带走体温,渐渐感到手脚都开始麻木起来,大家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紧紧依偎一起抱团取暖。
又在寒风中呆了近半小时,十个脚趾感觉已经被冻的快失去知觉,好后悔没将羽绒裤也穿上。眼瞧着快到7点钟时间差不多了,身体状况也不允许继续这样站在寒风中等待,便叫张幺哥带领着开始向峰顶攀登。
垭口到山顶是一段近六七十度的坡,好在沿途都有钢管连着铁链的护栏保护,抓着铁链向上爬也还算轻松。然而冰冷的铁链却让人受不了,虽然戴着厚厚的皮手套,但长时间爬握住冰冷的铁链双手很快便感觉要被冻僵一般。
7点10分月亮还挂在天上,即将升起的太阳将东方的天空一点点照亮,透过峰顶的山坡已经可以清晰地望见不远处的三峰和幺妹峰。
7点半,太阳还没从远方的云海中升起,但越来越强烈的阳光已经照亮整个天空,我们 成功 登 上海 拔5276米的二峰,所有的劳累与寒冷都随着登顶的喜悦和越来越温暖的阳光抛向九宵云外。
谢谢二姑娘!谢谢你的接纳!!谢谢你的拥抱!!!
山顶的风仍然很大,但远方云海中渐渐升起的旭日带来温暖的希望,太阳一点一点地向上升腾着,将越来越温暖的阳光无私地洒向大地,照亮群山的同时也照亮峰顶每张笑逐颜开的脸庞。
7点40分,太阳已经从远处的云海里露出大半个脸庞,将金黄的阳光洒向群山、洒向大地,不远处的三峰和幺妹峰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壮观的 日照 金山已然形成。
不过10来分钟时间,太阳就已经完全从云海中升腾起来,三峰与幺妹峰壮观的 日照 金山景象也达到极致。在太阳升起的远方,那片一望无际的浩瀚云海就象辽阔的海洋,可惜中间隔着海子沟与鹰鸽嘴群峰,终究看的不很真切,如果登上鹰鸽嘴峰欣赏云海日出与四姑娘的 日照 金山,那该是多么壮丽的景色。
太阳已经完全升上天空,温暖的阳光驱赶掉黑夜的严寒,群山在阳光中醒来,蔚蓝的天空通透的没有一丝杂质,举目望去直线距离近200公里的蜀山之王也能清晰地尽收眼底。
一边忙着欣赏日出与 日照 金山,一边还得忙着拍照片留影。峰顶地方太窄而登顶的人又众多,大家既要防着脚下的安全,又要避开拥挤的人流尽量照张人头少的片片,难免有些手忙脚乱,好在大家都能够相互理解与配合,忙乱之中也还守着秩序。
8点,太阳虽然已经升起,气温也在渐渐回升,但海拔5276米山顶的风仍然吹的人冷嗖嗖,欣赏完日出拍完照片赶紧下撤。
下撤至半坡回望顶峰,透过山坡窥视幺妹峰与三峰。
继续向下,看着脚下的二峰垭口,回望头顶的二峰顶,这时终于可以将这山路看的真真切切,黑暗中摸索向上没啥感觉,现在看来这路也还真够险。
站在二峰垭口眺望对面的大峰,那将是明早我们要去拜会的另一位姑娘,这个角度望去感觉沿着山脊很容易就可以爬上大峰。
过垭口继续向下山路虽然崎岖,但对常年重装户外的我们来说却也不在话下,套用九戒兄弟的话完全就是“如履平地”一般。
下撤经过一线天,另一支大队伍在这里铺设了路绳,没积雪的情况下完全没这个必要。冰点在下撤经过一线天时将脚歪了,独自忍受着疼痛下撤回大本营。
下撤经过乱石坡,这是一片乱石的海洋,积雪的时候估计会很难走。
下撤经过绝望坡,其实这个坡也还好吧,感觉不是很难就可以爬上去,也许只有在积雪时才会让人爬的绝望。
绝望坡下面是很长一段缓坡,黑夜里我误将它认为是一长段平路,2018年4月份我们走到这里因积雪太深无功而返。
营地后面山坡顶上的石屋,自己重装进来可以到这里扎营,不但有洁净的水源,而且地面也比大本营平整很多,第二天冲顶还可以少爬一个坡,睡到四点过出发冲顶时间也很充裕。
站在坡顶俯视二峰大本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透过海子沟对面的鹰鸽嘴群峰将温暖的阳光洒满整个营地。
9点40分,顺利下撤回到大本营。
凌晨3点出发,7点半登顶,耗时4.5小时,除去路上几次毫无必要的休息和在垭口等待的时间,实际用时也就3个多小时,即使有积雪4个小时应该也可以登顶。8点开始下撤,9点40分到达大本营,即使有积雪2个小时应该也完成下撤。
今天的任务是去大峰大本营,时间好早根本不用着急赶路,等待冰点和了了下撤的时间干脆钻进睡袋来个回笼觉。冰点带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回到营地,脸上挂满焦虑的神情,她担心明天不能跟我们上大峰。好在大家都还有些户外经验,菜大神赶紧用塑料袋装来积雪让她冷敷,泊岸又替她按摩。
了了在张幺哥的陪伴下满脸疲惫回到营地,下撤途中高反呕吐、头昏脑胀,一路吐着下撤回到营地。这菇凉在峰顶时都还活蹦乱跳地张罗着拍照,怎么在下撤途中反而高反呢,看来还是昨晚睡眠不好,今早在寒冷和劳累的双重打击中败下阵来。
之前还捉摸着,如果今天到达大峰大本营时间早可以直接冲顶大峰,但以目前两位菇凉的状态肯定不可能,于是干脆叫大家继续休息够了再去大峰大本营。
大家休息、睡觉、疗伤,看着了了恢复的差不多了催促张幺哥牵马出发,趁着阳光明媚赶到大峰大本营继续休整。
从二峰大本营去大峰大本营不需要下到昨天的来路,有路直接沿着海拔4200米的山坡横切过去,两座大本营之间本来就只隔着一条山脊,甚至可以从二峰大本营后面山坡上的山脊垭口直接翻过去。
海拔4200米的横切山路上回望,远处的雪山是幺妹峰,再往近点是二峰,左侧的山头是大峰,曾经有人从二峰下撤后直接沿山脊爬上大峰,很轻易就完成大二连登。
冰点歪了脚怕走动过多明天不能恢复,花150大洋坐着张幺哥的备马前往大峰大本营。了了高反身体欠佳,张幺哥很耿直地将包接过去驮在马上,也没斤斤计较着这点费用。
二峰大本营到大峰大本营的路着实不经走,一个小时不到就远远望见了大峰大本营,张幺哥起初还说要两三个小时,就算蚁行怕也用不了这样多时间。
13点20分,一个小时到达海拔4379米的大峰大本营。时间好早,若非了了和冰点状态不好完全可以直接冲顶大峰。
大本营的石屋仍是通铺每晚100大洋,也是景区建好后承包给同一个老板在经营,老板同样也请了位老大爷常年在此驻守,工资也一样是每月3000大洋。
时间尚早,铺好被窝来到营地的球形餐厅帐篷里晒太阳。太阳透过西侧的透明胶布晒进帐篷,把整个帐篷晒的如同春天般温暖,置身帐篷内就好象进了桑拿房,今早二峰途中被寒风吹的隐隐作痛的脑壳,在这桑拿房内经太阳一晒,浑身冒汗后顿时好了许多。
闲聊中营地老人拿来仅有的一瓶续命可乐10大洋卖给我,张幺哥又变戏法似的取出半瓶烧酒,我赶紧拿出有过狼塔、 贡嘎 经历的牛肉干,与张幺哥你一口我一口就把半瓶烧酒干掉,三两烧酒下肚浑身又是一通大汗,整个人立刻清爽起来,那点头痛早已不见踪影。
大峰大本营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居然还有若有若无的电信网络信号飘来,而且居然还可以聊起微信。于是晒着太阳喝着咖啡有一沓无一沓与张幺哥他们闲聊的同时,还可以通过断断续续的网络与后方小伙伴们互动。
随着时间推移到达大本营的人渐渐多起来,刚刚上山的向导提来一袋 小金 苹果与大家分享,果子虽然不大但味道却是非常香甜。
还没6点钟太阳就早早坠入西面群山中,失去阳光照射的帐篷气温骤降,赶紧穿上衣服溜回石屋。张幺哥早早的已将晚餐做好,仍然是一锅煮的连锅子,但要照顾今天上来的三位 北京 驴友便清淡了很多,味道自然也没昨晚好。

用过晚餐冷嗖嗖的也没地方去,缩回石屋躺着酝酿好睡前最后一泡尿,脱衣钻入睡袋静静地等待3点起床冲顶大峰。为了让了了今晚休息好明早有精神冲顶将自己的耳塞借给她,谁知道这个决定却让我享受了整夜的痛苦。
是夜屋外狂风呼啸,这风是我此生见识的最大的风,按照出发前老6的预报风速达到了40公里/小时,完全秒杀去年武功山上的风。呼呼的狂风吹得球形帐篷和石屋的彩钢屋顶咔咔作响,我好担心这风会将球形帐篷和我们的屋顶抬上天去,如果在冲顶的垭口遇着这样的狂风,人会不会象风筝似的直上重宵九。
屋外的风声已经让人难以忍受,屋内菜大神的鼾声更是令人焦燥万分。听着耳朵边整夜的鼾声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狼塔线上苏大娘家的通铺我也是挨着菜大神,当时是肿么入睡的呢?纠结一宿直到起床都没弄明白,自然也就没能复制狼塔线上 成功 入睡的办法。
就这样听着屋外的风声和耳畔的鼾声,好不容易盼来3点钟起床的时刻。
姑娘,美艳绝伦
上半夜的狂风一度让我怀疑能否按计划冲顶,好在下半夜风声渐渐小了。3点钟按计划起床穿戴,吸取昨天冲顶时的教训将羽绒裤也加在身上。冰点受伤的脚经过营地老人的 云南 白药气雾剂治疗后已经神奇地痊愈,了了戴着耳塞一宿好梦状态也恢复好多,大家对 成功 冲顶都信心百倍。
张幺哥早早就起床弄好早餐,今天的早餐除了稀饭还有昨天上山的向导带来的面包、糕点等硬货,与昨天的早餐相比也就丰盛很多。
昨天二峰冲顶出发时间太早,原本打算让张幺哥带着冰点和了了4点出发,我与菜大神、泊岸4点半出发。那知道她们磨磨蹭蹭就到了4点20分,于是依旧一起出门开始冲顶大峰。
昨天聊天时向导们都说大峰冲顶非常容易,走着走着不经意就可到顶。我便连登山杖和水杯都没带,在冲顶包里甩几块应急干粮便上路,一路上抄着手连气都没怎么喘走的确实很轻松。
上半夜的狂风奇迹般地小下来,被全副武装的穿戴捂的汗流浃背,赶紧将冲锋衣、羽绒服、抓绒衣的拉链全部敞开。冰点状态很好紧紧跟随着我们,了了出发不久又发生高反,张幺哥一再劝她下撤返回营地,但这菇凉顽强地倔强着不肯轻言放弃,无奈之下张幺哥只好陪着她远远地跟在后面。
大峰的冲顶之路确实更不经走,不到6点钟就到达大峰垭口。询问身边的导,从垭口到顶慢则一个小时快则三四十分钟。我去,仍然出发太早走的太快上来的太早啦,只好又开始在垭口磨起洋工。
大峰垭口另一侧是长坪沟,举目望去远处的灯火好似游龙般从四姑娘山镇一直到沟里的喇嘛庙。垭口的手机信号非常好,休息当儿掏出手机无聊地做起学习强国。
20多分钟后张幺哥 成功 将了了拖上垭口,虽然风不大但休息太久依然很冷,队伍会齐后就又开始慢慢向上走起。
垭口以上的山路边依然用钢管连着钢索围起护栏,据张幺哥讲去年大峰的滑坠事故就发生在这里,当时那人冲顶后在下撤途中,不知怎的就跨越护栏去拍照,由于积雪较多脚下打滑直接就落到长坪沟去了。
无论怎样磨蹭怎样慢走,20分钟后还是就到达大平台,抬头望见前面的驴友已经有人登顶,在此稍事休息后继续向上慢慢走起。
龟速前行20分钟峰顶已经近在咫尺,先前登顶的驴友忍受不住峰顶的寒冷纷纷开始下撤,我们就更不敢轻易上去。正好路边有块突出的巨石,张幺哥经验老道嗖的就钻到下面坐着,我们五人见势也钻进去挤在一起,抱团取暖共同抵抗这刺骨的寒冷。在巨石下面又躲避20多分钟,时间已经7点过,这才起身向峰顶慢慢爬去。
7点20分, 成功 登顶海拔5025米的大峰。
感谢大姑娘!谢谢你的接纳!!谢谢你的拥抱!!!
幺妹峰的旗云在晨曦的微风中飘舞,三姑娘与二姑娘静静地伫立在她身前,二峰垭口一串灯光蜿蜒着直达山顶,对面的驴友也在登顶二峰。
张幺哥上到峰顶径直接越过海拔标示牌后消失在乱石堆中,我们一度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才发现这家伙坐在乱石堆的空隙中躲避刺骨的寒风。还别说这真是个好地方,坐在里面一点风也吹不着,顿时身子也觉得暖和好多。
7点45分,太阳已经从远方的云海中升起,前方海拔5180米的鹰鸽峰阻挡着,在大峰顶看不到太阳从云海中升起的那一刻。
虽然看不见已经升起的太阳,但阳光已照亮身后海拔6250米的幺妹峰,那冷峻的花冈岩峰顶和头纱般洁白的旗云都被初升的旭 日照 的彤红, 日照 金山的景象再次呈现在眼前。
8点钟,太阳终于越过鹰鸽嘴峰的山顶将阳光洒向大峰,此时身后的二峰、三峰、幺妹峰都被阳光照的更加灿烂, 日照 金山的景象比昨天在二峰见到的更加绚丽、更加宏伟壮观。
四姑娘 山西 南侧的群山,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难得一见的群峰 日照 金山宏伟景象,那一刻我简直被眼前宏伟壮观、瑰丽无比的景象所震摄。
看看如长矛般直刺云端的婆缈峰,花岗岩的尖尖的峰顶被阳光照射的通体发红,象是才从熊熊的炉火中取出来一样,单单就是这美景已经不虚此行了。
拉张 日照 金山的群峰全景图,看看眼前的四位姑娘,美艳绝伦的令人窒息。
大本营的石屋仍是通铺每晚100大洋,也是景区建好后承包给同一个老板在经营,老板同样也请了位老大爷常年在此驻守,工资也一样是每月3000大洋。
时间尚早,铺好被窝来到营地的球形餐厅帐篷里晒太阳。太阳透过西侧的透明胶布晒进帐篷,把整个帐篷晒的如同春天般温暖,置身帐篷内就好象进了桑拿房,今早二峰途中被寒风吹的隐隐作痛的脑壳,在这桑拿房内经太阳一晒,浑身冒汗后顿时好了许多。
闲聊中营地老人拿来仅有的一瓶续命可乐10大洋卖给我,张幺哥又变戏法似的取出半瓶烧酒,我赶紧拿出有过狼塔、 贡嘎 经历的牛肉干,与张幺哥你一口我一口就把半瓶烧酒干掉,三两烧酒下肚浑身又是一通大汗,整个人立刻清爽起来,那点头痛早已不见踪影。
大峰大本营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居然还有若有若无的电信网络信号飘来,而且居然还可以聊起微信。于是晒着太阳喝着咖啡有一沓无一沓与张幺哥他们闲聊的同时,还可以通过断断续续的网络与后方小伙伴们互动。
随着时间推移到达大本营的人渐渐多起来,刚刚上山的向导提来一袋 小金 苹果与大家分享,果子虽然不大但味道却是非常香甜。
还没6点钟太阳就早早坠入西面群山中,失去阳光照射的帐篷气温骤降,赶紧穿上衣服溜回石屋。张幺哥早早的已将晚餐做好,仍然是一锅煮的连锅子,但要照顾今天上来的三位 北京 驴友便清淡了很多,味道自然也没昨晚好。
用过晚餐冷嗖嗖的也没地方去,缩回石屋躺着酝酿好睡前最后一泡尿,脱衣钻入睡袋静静地等待3点起床冲顶大峰。为了让了了今晚休息好明早有精神冲顶将自己的耳塞借给她,谁知道这个决定却让我享受了整夜的痛苦。
是夜屋外狂风呼啸,这风是我此生见识的最大的风,按照出发前老6的预报风速达到了40公里/小时,完全秒杀去年武功山上的风。呼呼的狂风吹得球形帐篷和石屋的彩钢屋顶咔咔作响,我好担心这风会将球形帐篷和我们的屋顶抬上天去,如果在冲顶的垭口遇着这样的狂风,人会不会象风筝似的直上重宵九。
屋外的风声已经让人难以忍受,屋内菜大神的鼾声更是令人焦燥万分。听着耳朵边整夜的鼾声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狼塔线上苏大娘家的通铺我也是挨着菜大神,当时是肿么入睡的呢?纠结一宿直到起床都没弄明白,自然也就没能复制狼塔线上 成功 入睡的办法。
就这样听着屋外的风声和耳畔的鼾声,好不容易盼来3点钟起床的时刻。
姑娘,美艳绝伦
上半夜的狂风一度让我怀疑能否按计划冲顶,好在下半夜风声渐渐小了。3点钟按计划起床穿戴,吸取昨天冲顶时的教训将羽绒裤也加在身上。冰点受伤的脚经过营地老人的 云南 白药气雾剂治疗后已经神奇地痊愈,了了戴着耳塞一宿好梦状态也恢复好多,大家对 成功 冲顶都信心百倍。
张幺哥早早就起床弄好早餐,今天的早餐除了稀饭还有昨天上山的向导带来的面包、糕点等硬货,与昨天的早餐相比也就丰盛很多。
昨天二峰冲顶出发时间太早,原本打算让张幺哥带着冰点和了了4点出发,我与菜大神、泊岸4点半出发。那知道她们磨磨蹭蹭就到了4点20分,于是依旧一起出门开始冲顶大峰。
昨天聊天时向导们都说大峰冲顶非常容易,走着走着不经意就可到顶。我便连登山杖和水杯都没带,在冲顶包里甩几块应急干粮便上路,一路上抄着手连气都没怎么喘走的确实很轻松。
上半夜的狂风奇迹般地小下来,被全副武装的穿戴捂的汗流浃背,赶紧将冲锋衣、羽绒服、抓绒衣的拉链全部敞开。冰点状态很好紧紧跟随着我们,了了出发不久又发生高反,张幺哥一再劝她下撤返回营地,但这菇凉顽强地倔强着不肯轻言放弃,无奈之下张幺哥只好陪着她远远地跟在后面。
大峰的冲顶之路确实更不经走,不到6点钟就到达大峰垭口。询问身边的导,从垭口到顶慢则一个小时快则三四十分钟。我去,仍然出发太早走的太快上来的太早啦,只好又开始在垭口磨起洋工。
大峰垭口另一侧是长坪沟,举目望去远处的灯火好似游龙般从四姑娘山镇一直到沟里的喇嘛庙。垭口的手机信号非常好,休息当儿掏出手机无聊地做起学习。
20多分钟后张幺哥 成功 将了了拖上垭口,虽然风不大但休息太久依然很冷,队伍会齐后就又开始慢慢向上走起。
垭口以上的山路边依然用钢管连着钢索围起护栏,据张幺哥讲去年大峰的滑坠事故就发生在这里,当时那人冲顶后在下撤途中,不知怎的就跨越护栏去拍照,由于积雪较多脚下打滑直接就落到长坪沟去了。
无论怎样磨蹭怎样慢走,20分钟后还是就到达大平台,抬头望见前面的驴友已经有人登顶,在此稍事休息后继续向上慢慢走起。
龟速前行20分钟峰顶已经近在咫尺,先前登顶的驴友忍受不住峰顶的寒冷纷纷开始下撤,我们就更不敢轻易上去。正好路边有块突出的巨石,张幺哥经验老道嗖的就钻到下面坐着,我们五人见势也钻进去挤在一起,抱团取暖共同抵抗这刺骨的寒冷。在巨石下面又躲避20多分钟,时间已经7点过,这才起身向峰顶慢慢爬去。
7点20分, 成功 登顶海拔5025米的大峰。
感谢大姑娘!谢谢你的接纳!!谢谢你的拥抱!!!
幺妹峰的旗云在晨曦的微风中飘舞,三姑娘与二姑娘静静地伫立在她身前,二峰垭口一串灯光蜿蜒着直达山顶,对面的驴友也在登顶二峰。
张幺哥上到峰顶径直接越过海拔标示牌后消失在乱石堆中,我们一度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才发现这家伙坐在乱石堆的空隙中躲避刺骨的寒风。还别说这真是个好地方,坐在里面一点风也吹不着,顿时身子也觉得暖和好多。
7点45分,太阳已经从远方的云海中升起,前方海拔5180米的鹰鸽峰阻挡着,在大峰顶看不到太阳从云海中升起的那一刻。
虽然看不见已经升起的太阳,但阳光已照亮身后海拔6250米的幺妹峰,那冷峻的花冈岩峰顶和头纱般洁白的旗云都被初升的旭 日照 的彤红, 日照 金山的景象再次呈现在眼前。
8点钟,太阳终于越过鹰鸽嘴峰的山顶将阳光洒向大峰,此时身后的二峰、三峰、幺妹峰都被阳光照的更加灿烂, 日照 金山的景象比昨天在二峰见到的更加绚丽、更加宏伟壮观。
四姑娘 山西 南侧的群山,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难得一见的群峰 日照 金山宏伟景象,那一刻我简直被眼前宏伟壮观、瑰丽无比的景象所震摄。
看看如长矛般直刺云端的婆缈峰,花岗岩的尖尖的峰顶被阳光照射的通体发红,象是才从熊熊的炉火中取出来一样,单单就是这美景已经不虚此行了。
拉张 日照 金山的群峰全景图,看看眼前的四位姑娘,美艳绝伦的令人窒息。
勇敢倔强的了了童鞋在山坡上还被高反折磨的奄奄一息,登顶后的喜悦和眼前的美景早已将高反的痛苦抛到九宵云外,又活蹦乱跳地与姐妹们嗨了来。
山顶风大气温低,就算是有阳光加持也非久留之地,单人照、双人照、集体照.......各种组合后招呼着伙伴们赶紧准备下撤。
一条山脊顺着峰顶一直连绵到海子沟畔,山脊左侧是二峰大本营、右侧是大峰大本营。
右侧另一条被称着中梁子的山脊,从大峰垭口一直连绵到四姑娘山镇,山脊左侧是海子沟、右侧是长坪沟。
8点10分,告别大姑娘开始下撤。
张幺哥没有骗人,大峰的路比二峰好走太多,拉着路边的护栏很轻松就可以到顶。
一路小跑下到大平台,站在平台最边缘可以让四位姑娘同框,这个角度看过去似乎二峰比三峰更高,但数据告诉你这其实是个错觉。
大平台回望大峰好象一大堆乱石头。大峰下撤经大平台往左去大峰垭口,往右可以下到去二峰路上的绝望坡。我盘算着能不能用一天时间完成大二连登:早些从镇上出发直接冲顶大峰,然后从这里下撤到二峰的绝望坡,冲顶二峰后下撤到二峰大本营返回镇上,路程大约40公里,海拔爬升3000米左右,有人这样干过么?
这样的路小跑着下撤一点压力也没有。
山坡下几个白点的帐篷是三峰大本营,要从长坪沟进来。
站在大峰垭口远远就能望见大本营。
继续小跑着下撤,回望高高在上的垭口、以及大峰之巅。
垭口下面路旁的乱石中有块凸的巨石,是装逼打卡的好地方。
四姑娘山景区
继续在乱石中的山路上辗转腾挪,小跑着快速下撤。从大、二峰岔路口直到垭口都是很直的一条山沟,一眼便能望到头。
没人帮我拍照,借着阳光留下自己孤独的长长身影。
大峰下撤真有种速降的感觉,从山顶可以一直奔跑回营地。
8点50分,仅用40分钟就从山顶一路小跑回营地。大峰冲顶体能好的话上山两小时、下山1小时完全不成问题。
回到营地菜大神已经收拾好装备准备下山,这家伙太疯狂,喊我一起背着重装跑步下去。我才不干,我的膝盖可受不住这样的折腾。
了了和冰点还在下撤途中,她们昨天已经向张幺哥订好马,打算骑马下山。正在收拾装备时冰点也下撤到营地,她的脚伤已经完全恢复,很想和我们一道徒步下去,怎奈已经预订的马匹不好反悔。
不知道什么词语敏感了,在蚂蜂窝上都审核通过了,虽然是复制粘贴,但连着两次50张相片的文字都没发成功,还是有点心力交瘁,关键是没发成功所有的辛苦都白费了,不敢来第三次了。
姑娘,后会有期
9点半,收拾好装备与泊岸一道告别大峰营地开始下撤。
9点45分,只花了15分钟到达大、二峰营地岔路口,直走去大峰营地,右走去二峰营地。
继续向下再转个弯便见不到大峰,忍不住最后一眼回望,山沟尽头是大峰垭口,垭口后面就是长坪沟,右侧最高的地方是大峰顶,左侧是被唤作“中梁子”的山脊。
9点55分,到达鸡卡坪,这里也是大峰、二峰大本营的岔路口,往上去大峰营地,继续横切去二峰营地。
在这里很意外地接到老母亲的电话, 泸州 天天都下着雨,听说我又去爬山她很担心,她认为山路肯定满是泥泞的烂路。我告诉她这里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天气好着呢,别为我担心,怕她不相信又特地拍段视频传上家里的群中。
10点半,大峰营地出发一个小时到达打尖包,原本打算在此休息一下泡包方便面吃,也许是时间太早的缘故休息站大门紧闭,只好马不停蹄继续向前。
10点45分,到达打尖包和石板热中间的休息站大坪,这里条件很好,厕所都是带观景台的五星级,环顾四周很适合露营。
对习惯户外的人而言海子沟真心不错,与长坪沟、双桥沟的木质游道不同,海子沟未铺装的路非常适合徒步和越野跑。原本以为高海拔地区跑步会很吃力,从大峰下撤时特地试了试,感觉在下坡 和平 路小跑与低海拔地区并无二致,于是心中又开始萌动着一个大胆的想法。
回来特地了解四姑娘山越野跑的相关资料,才发现其实赛事规划的每个项目都非常不错,30公里10小时的大峰速攀、40公里14小时长穿毕经典穿越线路的复制,以及35公里12小时、50公里16小时、75公里23小时的海子沟、长坪沟越野跑,当然还有100公里32小时的三沟终极挑战,每条线路都如此诱惑。
或许,这云端的赛道也会成为我再会四姑娘的一个借口吧。
11点,大峰营地出发1.5小时到达石板热。
过石板热沿着山路继续向前,已经能远远望见猫鼻梁。只要不遇着极端天气,这山路上小跑着前进不会有太大压力。
穿过最后一片 青冈 林,一路下坡就是朝天坪、锅庄坪、斋戒坪.....
11点半,大峰大本营出发2小时到达朝天坪。天气狠好、天空狠蓝、阳光狠温暖、牛羊狠惬意,我们也狠轻松。
11点40分,到达锅庄坪。木质游道下有条小路可以直接到拜姑脚,无需沿着游道绕行斋戒坪。
锅庄坪下山小路的出口,下面就是拜姑脚。当然上山也可以走这条路,能节省不少路程。
11点50分,到达拜姑脚。站在拜姑脚遥望四姑娘,四个小时前我们还站在高高的大峰顶俯视着脚下,现在却在这里仰望那高入云端的巅峰,让人多少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12点,大峰营地出发两个半小时到达海子沟景区大门,记得出门退防火押金。
12点10分,从大峰营地出发2小时40分钟,回到四姑娘山镇圣山大酒店停车场,菜大神已经换好内衣内裤在停车场的大坝子里晒着太阳。
透过酒店高高的大楼,再次深情地凝望蓝天下白云间的大姑娘、二姑娘,感谢你们的接纳才让我有幸得见你们绝世的容颜。此去一别,期待不久的将来就再次相会,也许是因为以虐出名的龙眼线、也许是因为风景独好的鹰鸽嘴、又或许是因为漫步云端的越野赛道、更或许是因为如诗如画的羊满台。
后记
换好衣服晒着太阳等待冰点与了了。冰点脚伤痊愈后状态很好,将预订的马让给其他需要的驴友后独自徒步下山。我们到达大、二峰营地岔路口时,她曾在营地出来的高处远远地呼喊想我们等她,但距离太远没有听见。了了最后跟着张幺哥骑马到达时已经快1点钟,进镇吃饭又要登记、又要填表、又要测体温甚是麻烦,于是就直接驱车踏上归途,打算到卧龙镇再说。
驱车翻过巴郎山,出隧道后另一端是大雾弥漫,山的两侧果然又是蓝天白云艳 阳高 照与阴郁寒冷云雾弥漫的冰火两重天。沿着“之”字的山路小心翼翼下到邓生沟口,心中的石头才总算落了地。因为出发前张幺哥曾叮嘱我,如果天气不好下巴郎山时会用上防滑链,然而网上购买已经来不及, 泸州 的修车店四处打听也没寻着,虽然没对同行伙伴提及但心中始终压着这块石头。
车过卧龙镇已经两点过,匆匆用过饭后继续驱车返赶路。好在返程时 映秀 便可 上高 速路,避免绕道的麻烦。送了了到眉山高铁站再重新回到高速路上已经6点过,天色完完全全暗了下来,雨一直时大时小的下着,到 泸州 送冰点、泊岸回家后与菜大神回到 合江 已经是晚上九点半,总算安全顺利地完成此次大、二峰连登的行程。
此行费用:海子沟门票750元、3天向导协作费600元、3天租马驮生活物资费用450元、两晚大本营住宿费1000元、两天大本营伙食费(各早晚两餐)700元、1晚四姑娘山镇食宿费500元、途中两餐费用260元、户外保险费200元、车辆费用1750元,人均费用1330元。
最后再次感谢两座神山的接纳!感谢张幺哥的协作!!感谢朋友们的陪伴!!!
( 本文作者 : lz乞丐 )
不知道什么词语敏感了,在蚂蜂窝上都审核通过了,虽然是复制粘贴,但连着两次50张相片的文字都没发成功,还是有点心力交瘁,关键是没发成功所有的辛苦都白费了,不敢来第三次了。


适合,只是6月份上面更没雪了,登大峰的话也不需要太多的户外经验,一是没高反,二是稍微有些体能就可以了,平时多徒步、慢跑。

发表于:2020-12-20 10:43


收获颇多!请问6月适合爬大峰吗?(没有太多户外经验,该如何锻炼呢)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20-12-19 18:30

上一篇:格聂转山_户外
下一篇:风雪邂逅三砬子_户外
热点图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 - 2016 jxqljx.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郯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