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csdjiewnews@163.com 新闻热线:0527-8103840051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791-2339199134

即时播报
 当前位置: 郯城新闻网 > 今日热帖 >
风雪邂逅三砬子_户外
来源: 2020-12-25 06:50 作者: 郯城新闻网】

 
作者:xingzhe007   739人关注 2020-12-23 09:23

每到了周三以后,除了要完成工作和处理家庭琐事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确立一个目标,一个到了周末可以让大家放松身心,给心灵放个假的好地方。为了寻找这样一个承载着大家幸福与欢笑的梦想,几乎要用一周的时间来思考、寻找、选择。地图成了我信息来源的主要渠道,网络资讯是我重要参考,道听途说也不乏是一种选择。在历经无数次寻觅之旅背后,是一个个新的发现,一次次别样的惊喜,一份沉甸甸的收获。总之,竭尽所能去开启梦想和希望之门,传承通河碧野山川之魂,让一群执着而疯狂的男女站上一座座高山之巅!

2020年12月的第二个周末,因工作原因没有时间带领大家出去户外爬山,让大家自行活动,亦没有成行。担心12月份的第三个周末如果再不组织登山活动,想必有些朋友就得心急火燎的。因前一天去哈出差感冒了,第二天便抱病在家休息,下午在尚不知道感冒能否痊愈的情况下就把帖子发出去了,当信息发出去的最后一刻,便有些许后悔了。12月19日早4点多便醒了,为了今天登山有一个充沛的体力,头一天晚上特意吃了一片安眠药,所以睡眠很充足,虽然感冒尚未痊愈,但那种迷迷糊糊晕晕的感觉已经不复存在,或许登山就是治疗感冒的一剂良药吧。

本周六登山的目的地——轿顶子。轿顶子山在凤山镇清茶村东侧,因山峰顶上巨石形状与古代轿子顶棚形状相似而得名。2020年10月5日与木兰户外驴友“春来蝶舞”聊天,才晓得通河境内还有这么一座山。他们当时约我第二天偶遇轿顶子,因10月7日带领大家第二次征服银头砬子而与其失之交臂。因考虑此山难度不大,缺少挑战性,所以迟迟没有带领大家去登。冬季北方白雪沃野,同时也给登山活动带来些许的不便,附着白雪的石头比较光滑,不利于攀爬。但像轿顶子这样的山是没有太大问题的,队员的安全是有较大保障的,所以此时选择轿顶子来豋或许是恰逢其时。

时间的脚步款款而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这年末的中下旬,还有十余天,历史的年轮就又增加了一岁,天气也像小孩子暴脾气一样来的如此迅猛,西北风嗖嗖的像dao一样割在脸上贼啦的疼。大家一下车就被这骤冷的天气来了个下马威,纷纷扎紧围脖,戴好面罩,以防冻掉了鼻子、耳朵、下巴颏。两辆车停在了清茶村南头路西,是一处比较宽敞的无人看管院落,成捆的稻草横七竖八的散落在院子的周围。抬首东望,便可见村东边一座山峰耸立,尖尖的山顶,虽然知道此山就是轿顶子,但怎么看也没感觉和古代轿子顶有多相像,或许是时间久远,风雨侵蚀,当年的雄姿英发已不见,或许观望的角度不同,形状亦不同。来便来了,管它像与不像,扫了它便完了。好在队伍中浪花姐姐、晓安君两人都在前几日登过此山,他俩就是最好的向导,一行八人在晓安君的带领下沿着村东的小路,一字队形向山的方向挺进。排在队首的豺狼举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其他队员间隔一米紧随其后,仿佛当年的抗联队员又回来了,只是手里的钢枪换成了两只细细的手杖。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放眼四周,田野里覆盖着皑皑的白雪,只有田埂上发黄的蒿草在空中摇曳。小路的前边走来一位拉着满爬犁柴禾的中老年妇女,见到我们这一行穿着花花绿绿的山外来客迎着她走来,羞涩地扭过身去逃避注视她的目光,并忐忑的、怯怯的将爬犁连同柴火使劲的往路边拽了拽,让出小路的一边供我们经过。继续往前走就马上进山了,山边的小河已经封冻,但小河上的独木桥仍在。刚进山久就看见路中央停放着装满柴禾的爬犁,队员们望望四周没人,便不由不由分说,从地上捡起绳索套在肩膀上,拉起绳索后面装着满满柴禾的爬犁,快速地向山坡下跑去,一名女队员甚至还快步追赶上爬犁,迅速的坐了上去,其他人等不由分说,拿出手机一阵狂拍,兴奋的手足舞蹈。此情此景,几十年未见,小小的爬犁一下勾起了所有人对于童年的美好回忆(或许是带着苦涩味道的)…

刚一进山的小小插曲,打破了冬日寒冷下的沉闷。走着走着刚才还高高耸立的山峰已不见了踪影,正当前面几名队员要向身边的山发起冲击的时候,忽见在树林中清理树木的两名林场工人,便与他们打听进山的路径,在得到指点后,依然沿着山中蜿蜒曲折的小路蛇行上升。说笑间转过一个山头不远,一处石砬子便出现了,想必正是大家寻找的轿顶子。观察了一下,直接从轿顶子底下是无法爬上去的,便带领大家攀上轿顶子左侧的山岗,沿着山岗便可直取轿顶子。此时感冒的症状荡然无存,两支登山宝杖不断加快频率,后面的队员不多时就不见了踪影。由于太过兴奋,呼吸不断加快,冷空气刺激鼻腔就像火烧的一样疼痛,便只好停下来用手捂一捂,缓解一下继续攀登。踩着如刀削的山脊,一步一步向山顶接近,当尚有十余米就要接近山顶时,已经没有去路,便沿着山体来到崖顶之下。此处由于地壳变迁,使整个山体的前半部分石头脱落,纷纷滚下山去,山顶一块巨石突兀出来,使山体天然形成类似佛龛一样的形状,底脚仿佛两级石阶一样,如果放上香火、贡品,再摆上一尊神仙,必将呈现一幅“紫竹林中观自在,莲花台上现如来”之佛光普照景象,清茶村也将至此名扬天下。正当自己超长发挥想象力的时候,队员们也都纷纷陆续来到如此胜地,浪花大姐也“英雄所见略同”地提示大家此地形如佛龛。也许是大家听说这里能与佛呀神呀的搭上点关系吧,都纷纷聚拢来拍照留念。当大家都在拍照的时候,晓安君带领我沿山体向右行进,山的东北侧有一处石头缝隙,搬着石头奋力的攀了上去,放下背包,拿出绳索,系在一棵矮桦树上,以便后续队员攀爬。踩在高高的轿子顶上,看来这石头做的轿顶子要比木头的结实多了,站在上面虽狂风劲舞,但我自岿然不动。山脚下西面清茶村清晰可见,一排排民房整齐排列,像我小时候玩的军旗阵列那么整齐。西南方向原来还高高在上的万宝山此时就像一枚大元宝一样。正前方凤山镇政府所在地,狭长的地域里散落着数千百间民房,最高的构筑物就是细细的无线通讯塔。在山下玩腻了的其他队员又纷纷攀到了轿顶子上,突然一下视野这么开阔,大家一阵惊喜,有的队员又开始蹑手蹑脚的嘚瑟起来,我说今天你们在安全的前提下随便的嘚瑟。大家纷纷自拍或者互拍,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对拍照如此着迷,或许他们都长得帅或者漂亮的缘故吧。有时候我就傻傻的想,他们照那么多的相片都放在哪里保管?能看得过来不?几十年后还有人看不?儿女们会不会不屑一顾。嗨,管那么多干嘛,只要大家高兴就好。

爬轿顶子山路线很短,难度也不大,所以大家也就用了一个多小时左右就轻而易举的上来了,登顶的时候还不到上午10点钟,如果此时下山吃饭肯定也是吃不下去。心里暗暗想,是否可以再向前挑战一下。从登山包里拿出望远镜,不断的搜寻周围的山峰,突然眼前一亮,在万丛树木包围之中,突兀一瞭望铁塔映入眼帘,拿出手机地图进行比对,方晓得对面横亘的远山就是杨木顶子,铁塔曾是大家登过的瞭望塔。用望远镜继续向右侧搜寻,八个砬子映入眼中。我们只攀爬了八个砬子其中的几座,尚有数座仍未完成。观察完,征求大家一致意见后,便收拾行装,系上绳索,让大家沿轿顶子背阴坡而下,沿山脊向西北方向曲折前进。

走过了一山又一山,西北风吹的脸蛋子几乎皮开肉绽。燕子姐姐不忍心看着如此痛苦,便把她的百变头巾让我带上。因为轿顶子山的确是太容易了,所以我不得不再寻找一处可供挑战的目标。今天的寒冷天气加大了挑战的难度,或许有的队员心里在暗暗的咒骂自己,但我别无选择,因为性格使然,没有办法选择放弃。平常自己冬季登山也是不戴帽子的,今天不得不把脑袋后面的帽子扣在头上,但两个脸也已经接近冻伤,无奈只能在雪地上抓起一把雪,在脸上来回的揉搓,以使皮肤组织的寒凉被“以毒攻毒”的方式驱赶出来。越是寒冷,便越要加快步伐,使周身的血液都能够沸腾起来,驱除寒冷的恶魔。不知道豺狼哥哥是不是因为摆脱寒冷的缘故,此时一步不落的紧紧跟在自己的后面,怕他太辛苦,偶尔停下脚步交流几句,喘息一下,并安慰他说走到哪里算哪里。一旦走起来,走到哪里算哪里的话早已随风而去,远处的目标就像钉子一样,早已钉在了心里,直觉得目标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直至一冲到顶。

经过远距离艰苦的跋涉,经过最后的奋力冲刺,与豺狼兄终于最先站在了峰顶。大声的呼唤并鼓励山脚下的队员加油,尽快冲顶。山顶上的西北风刮的更加猛烈了,几乎都不敢迎着风站着,就像无数把飞刀一起斜刺过来,刀刀见血。拍照伸出去的手眨眼功夫就冻得麻木,不得要领。大家陆陆续续都登顶成功了,虽然天气异常寒冷,但是大家拍照的热情仍然不减,精神头倍增,摆出各种造型,定格一个个“美丽冻人”的瞬间。拍照的间隙,大家还不忘打听这个山的名字,我根据地理位置判断告诉大家叫八个砬子其中的某一座山,今天能够登顶这座山是无心插柳,是意外之收获,是一场风雪中的不期而遇,是一次如此美丽冻人的邂逅。

因为峰顶寒风刺骨不可久留,队员们拍完照片就沿着西侧山谷下山。登顶成功的队员们都露出了甜美的微笑,从心底里唱出一首首欢乐的歌。在山下一处阳光充足平坦之地,大家用脚踢开一层厚厚的积雪,纷纷散向四周捡拾干柴堆积一起,快速燃起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待燃出红红的火炭,燕子姐为大家煮上她亲手包的韭菜馅饺子,又每人烤上一大串肉窜。这一顿饭吃的心里那叫一个热乎、鲜亮、美味,付出劳动的人总是那么令人钦佩与尊重,饭后大家纷纷表示感谢。

一顿特别的野餐后,大家快速下山,远处的清茶村已经升起袅袅的炊烟,数只黄白花的老牛在稻田里悠闲的散步,仿若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走到村东头,一对父女正在用“二人拽”钢锯截木头,队员们都好奇的围拢过来仿佛欣赏木偶剧一样,光欣赏还不过瘾,两两一伙分别有模有样的拉起锯来。这时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一首儿歌:拉大锯,扯大锯,老家门口唱大戏,接姑娘,换女婿,小朋友也要去...小时候,截木头是每一年冬季都要从事的必要家务劳动,时隔二十多年,当再一次握紧锯把儿的时候,没有觉得一点生疏。

此时夕阳正在西下,轿顶子以及北边三座山峰上洒满了金色的霞光,使寒冷的森林多了一抹暖色。我们与父女二人进一步询问刚刚登过的山叫什么名字,得到的回答说三个砬子。站在清茶村的稻田里向东北望去,三座山峰仿佛三个孪生兄弟,彼此心手相牵,昂首矗立于群山之间。与三个砬子的不期而遇,就如同生命旅程中的一次际遇,虽未约定,却不失美丽邂逅。

                                                                       2020年12月21日夜

( 本文作者 : xingzhe007 )
上一篇:冬日的暖阳下,有我心爱的姑娘_户外
下一篇:2018贡嘎徒步转山遇暴雪下撤记_户外
热点图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 - 2016 jxqljx.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郯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